朝阳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道破天穹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无?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2:29:48 编辑:笔名

道破天穹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无?

无的力量?

高志茫然,四方一切都被瓦解了。

那是来自剑身内封存的一丝力量,很少,也很诡异。高志对毁灭力量并非不清楚,在这世间也算的上最熟悉的一个存在了。但是,他现在却茫然了。

那是真的‘无’,是零。

四周一切都化为了混沌,什么都消失了,但是很快却又重组了。

这是真正的虚无!

高志脊背发冷,难道这就是毁灭大道的极致吗?怪不得那四方的区域会被称之为‘无’,怪不得‘无’之中的那位存在会让其他主宰都忌惮几分。不等高志多想,四周一片清明。

如今,已经是早上了。

太玄天尊惊骇莫名的看向高志,那眼中有大恐惧。冥血环又出现在了他身侧,出现了细密的裂痕。甚至有一个边缘处,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缺口。

“你手中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太玄天尊声音发颤,他虽然是在外边,但是却什么都感受到了。

高志脸色略显苍白,力量在那一刻损耗的非常大。但是却依旧有一战之力,清虚剑光芒似乎比之前黯淡了几分,那是它的意识强行激发了一部分力量。

高志心底凛然,他也没有想到这清虚剑竟然关系那么大。不仅有主宰之血,其中竟然还有‘无’的力量。高志真心觉的,如果清虚剑完全解封,根本就不是这个世间能够承受的。

高志心念闪过,举起清虚剑指向太玄天尊。“能够杀你的东西。”

“……虚张声势。”

太玄天尊深吸一口气,仔细端详高志,发现高志的力量有了很大的损耗。只不过,他也没有想到,对冥血环的影响会那么大。

这里的血水被消耗的很厉害,那些火焰只要高志不陨落,不收回绝对不会消失。

“不要……太小看人了!”

高志的平静,让太玄天尊气恼无比。他是曾经的六大天尊之一,是曾经的道门始祖,高志越平静,对他来说就越愤怒。

高志眸光淡漠,忽地身躯出现了变化,他的面庞都在急剧发生变化,不再是她。而是月莲女王,美艳而冰冷,倾城而冷酷。黑色的衣裙有黑莲遍布,清虚剑平直前方。

“轰!”

毁灭大道的气息冲天而起,令天穹都瞬间暗了下来,这一刻,这里黯淡无光。天穹的十八朵黑莲,其中的一株,竟然被引动了。

这一刻,众强纷纷变色。那月莲女王,竟然真的与‘无’的那一位有关系?

四周在这一刻,都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,近乎漆黑无光。

“月漫天,黑莲诀,灭!”

月莲女王的声音响起,背后有月亮影像呈现,从残月到满月,再从满月到残月。她成了这里唯一的光芒,一株黑莲完全成型,浮现在清虚剑之上。

太玄天尊瞪大了双眼,眼中有恐惧之色在蔓延。

“嗡!”

冥血环激荡,那一刻所有的血液都迅速的被其敛去。太玄天尊浑身力量涌动,全数凝聚在一点,那一刻,冥血环完全呈现血色,边缘处仿佛有鲜血要滴落下来一样。

“轰!”

双方同一时间进行了这最凶猛的一击,这一击太浩瀚了。调动了高志最后全部的力量,也同样的调动了太玄天尊与冥血环的全部力量。

“轰隆隆!”

大地裂开,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深渊,深不见底。

但是,其中一个方向,却什么都没有存留下来,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,位于深渊的一畔。

太玄天尊消失了,彻底的消失了。

月莲女王隐去,天穹的黑莲也恢复了平静,那对它而言,根本就算不了什么。遥远处,忽地一道光芒冲天而起,是冥血环,它很残缺,只有不到五分之一了,但是这一刻却又飞了起来,冲向了远方。

高志挥剑,却又徒劳的放下了。其他强者见状惊呼,但是想出手拦截却根本不可能了,即便残缺,那也是天罚杀器。

“咔嚓……”

高志头盖骨裂开,不断有鲜血流淌出来,很快就浸透了长发,并滴落在青色长袍上。那一刻,连高志的身躯都出现了形变,在扭曲和分离。有一股力量在影响着他,难以抵挡。

是毁灭……

这一刻,他自身都仿佛要消失一样。

所有人都感觉到了,以他们的实力,竟然感觉到高志要消失了一样。

第三次!

林岚惊慌,又一次,又一次这样的感觉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有强者低呼,便是荒天龙、朱雀、凰母等费解,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。高志的身影忽明忽暗,仿佛真的会如镜花水月一般消失。

“小志哥哥!”

林岚快速奔了过去,怜雨、高羽、林阿庆等纷纷冲了过去。这一次高志这种状态并不像之前那样,而是持续了很长时间。

“嗖!”

四十九道青气迅速的将所有震飞,这一刻他们才看到,前方的地面还在悄无声息的消失。‘无’的力量还在,还没有散去。

“父亲

道破天穹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无?

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高羽大喝,来自血脉相连的感觉,他能够清楚的感应到高志的状况。

“我……不……能……接……纳……无情!”

高志喃喃自语,四十九道青气快速的冲入体内,疯狂的修复着肉身残缺的地方。清虚剑轰鸣,毁灭四方土地唯有他所在的位置还剩下了一个点。

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月莲女王。”

高志在神魂识海勾动太初树皇与月莲女王。

月莲女王茫然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总有一种感觉,如果你不接受无情,你就会被她杀掉,彻底的毁灭。她比我更无情,更……狠。”

无情不存在狠与不狠一说,月莲女王并不彻底,达不到那个高度。也因此,她才会觉的无之中的存在更狠。

“她会杀了我?”

高志沉吟,“我又到底是谁?”

月莲女王摇头,“不知道,我只是能够感受到那黑莲之中的一丝意念,甚至只是一道浅显的想法。算不上多么确凿,也许只是一个错觉。也许是对这个世间而已,并非是具有针对性的。”

“是吗?”

高志无奈一笑,“是啊,我的层次与她差距太大了。也许,连见面都不需要,就可以斩随意斩杀了我,如果她愿意的话。”

“她的力量不会比主宰差多少,如果真有那个心思的话……”

月莲女王蹙眉,却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,因为大家都明白。

太初树皇却道:“那就他妈的奇怪了,无情的又怎么会有具体的目标和留下这些想法呢?还记不记的,林阿庆当年本该死去,却是她出手的,如果无情,何须出手?”

闻言,高志也茫然了。是啊,如果彻底无情,她又何必出手?

“除非……你就是主宰清虚……”月莲女王忽地开口道,“再无情,她也有自己的牵挂和敬仰的存在。”

“放屁。”

太初树皇撇嘴道:“他高志是强,可如果是主宰的话,又怎么会就这点实力?主宰是什么?是世界的一切。一缕意志也可以毁灭这浩瀚世界。轮回都是他建立的,他需要吗?”

月莲女王沉默,是啊,主宰的力量何等强势?即便保留有一丝意志力量也非这天地万灵可以抗衡。主宰,太强势了。如那冥界等,整个浩瀚的世界都有主宰的意志力量覆盖,冥界可一点都不比错乱世界小上一丝一毫。

虽然只是涵盖,平时并不不会有什么动静。可一旦出现了某种变故,直接就会有一片区域的意志力量降临,进行轰杀。如果实力不够,或者说保命的能力不够强,被抹杀只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。

而且,那种意志力量还并非是主宰亲自掌控的。

高志无声的笑了笑,太初树皇与月莲女王说的都很有道理。不过,他自己也觉的,主宰就算是一丝意志力量还保留,那就不会是他这个状态。所以,他也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是主宰。

“只是,现在的事情该如何做?”

月莲女王岔开话题,“那冥血环逃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

高志轻语,“它已经受到了重创,难以靠自己的力量解决蓝渊冰泉。因此,我断定它会暂时在蓝渊冰泉附近逗留一段时间。而且,天罚杀器之间由于特性不同,掌控的主人不同,也都会有很大的偏差。”

“天帝龙的事情,让我明白了许多。他们之间也有矛盾,也有阶层,只不过都没有展现出来罢了。”

太初树皇傲然道:“干掉他们!要是老子恢复了最强状态,肯定可以蹂躏他们。要知道,本皇可不曾进入过轮回。不进入轮回代表什么?代表老子是天下第一树。”

对此,高志与月莲女王都选择了无视。

高志肌体发光,双眼再度睁开,青色长袍如水波一般,他完好如初。只是脸色有些苍白,损耗的很大。

“无须担心,我没事。”

高志一步跨空到了林岚等人面前,后方残留的虚无力量已经消失了。毕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,这一次总归是解决了太玄天尊。

四顾之下,到处都是血与残留的尸体。

这一次,人间界损耗太大了。

六大山门,七大王族已经等同名存实亡。

白山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白山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白山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白山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白山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